<em id="cugphs963"><legend id="tksext479"></legend></em><th id="zkzcve124"></th><font id="rsrpej599"></font>

          <optgroup id="tnkdqc129"><blockquote id="ncgdkd506"><code id="ijdiae609"></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cxxuoh761"></span><span id="ammghw783"></span><code id="nvvzyj561"></code>
                    • <kbd id="vtwtfz508"><ol id="kfnuqc895"></ol><button id="nmydfy138"></button><legend id="qixnoj827"></legend></kbd>
                    • <sub id="nnjdnb411"><dl id="kbgrcj029"><u id="rksbap191"></u></dl><strong id="uvasnk196"></strong></sub>

                      首页 >> 资讯中心 >>行业资讯 >>行业新闻 >> 两会代表委员们为中国高端制造“问诊把脉”
                      资讯中心

                      两会代表委员们为中国高端制造“问诊把脉”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对中国制造来说,正处于努力向高处爬升。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有关中国制造如何向中国智造转型的话题热度始终不减,代表委员们从产品质量、人才基础、成本构成等关键处着手,为中国高端制造“问诊把脉”。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精密难过关

                          “我们自己在做机器人,但目前主要还是对内。”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代表透露,他们公司已经成立机电研究院和智能装备研究所。

                          与大部分国内机器人制造企业一样,娃哈哈还处于集成开发阶段,也因此对国产、进口机器人的核心零部件的性能差异有切身的感受。

                      两会代表委员们为中国高端制造“问诊把脉”

                          “目前,机器人核心零部件主要还是依赖进口。”宗庆后代表说,“国产的也可以用,但主要是精度上差一些,如果从长远性能考虑,还是会偏向选择进口零部件。”

                          性能、精度、可靠性,是评价仪器好坏的三个指标。以减速器为例,进口减速器的精度在1弧分以下,而国产精度在1个到3个弧分。使用初期看不出差异,但长期使用后,国产的传递精度就会下降,而进口的机器性能稳定,始终保持在某一个精度上。

                          有经验的工程师告诉宗庆后,检验机器人质量的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看倒进去的机油出来时是否依然保持清亮。如果机油出来变得浑浊了,就说明设备运转一段时间后,材料表面磨合后发生异变,机油中掺入了金属的细屑,才会变得浑浊。

                          据统计,2015年约有75%的精密减速器为进口,伺服电机和驱动超过80%依赖进口。这成了制约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

                          宗庆后代表提出,在突破关键技术上,可以通过引进国外高端制造合资生产,实现中国在这些领域中的弯道超车。

                          重科研技术创新,不重视技术工人的技术能力

                          引进高端制造,借力产业升级的思路,始终很有市场。

                          近两年,中德在高端制造业的合作持续升温,各地纷纷出台政策、建设园区,引进德企。然而,2015年,中国德国商会针对在华德企的调查显示,82.4%的受访企业表示,寻找合格员工是德国在华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个数字比上年上涨了8.3个百分点。这一状况,在2016年的调查中仍未缓解,寻找合格员工依旧是大多数在华德企面临的最大挑战。

                          一谈到技术,很多人想到的就是科研领域中的技术创新。实际上,在上海液压泵厂数控工段工段长李斌代表看来,制造业特别是高端装备制造业中谈到的技术,应该包括技术工人的技术能力,而这部分恰恰总是被人忽略。

                          这位一线职工代表身上的故事,足以说明一线技术工人在技术创新过程中的重要性。

                          高端液压元件曾经长期被国外技术所垄断,李斌带领团队主动承担了“高压轴向柱塞泵/马达国产化关键技术”的重点攻关项目,突破了11个关键技术难点,打通了产品技术上的瓶颈,使产品从强度、精度、耐磨性、装配复原性等技术指标上,完全达到了进口部件的技术性能,并形成了批量生产能力。关键技术的突破,使产品主要技术性能达到国内领先、国际先进水平,打破了国外的垄断。

                          “不是只有科研实验室里出创新技术,一线技术工人的工艺改进、技术攻关同样应该被重视。”李斌说。

                          在汽车制造工厂工作了25年的陕西法士特集团公司首席技能培训师曹晶代表注意到,近年来,数控技术和智能制造大量进入车间,对工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个数控车工的培养至少需要3年到5年时间,“但愿意潜心钻研技术当工人的人,太少”。

                          重视研发投入,无奈负重前行

                          “本周,我们在泰国和法国阿尔斯通竞争一个90万千瓦装机容量的风电厂,又失败了。”广东明阳新能源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张传卫代表在小组发言时,不无挫败感地向大家介绍说,“我们有些高端制造业,在国际上现在连成本优势都没有了。”

                          在罗马尼亚和印度,明阳新能源先后与德国西门子竞争,张传卫本以为会有30%~35%的价格优势,可投标项目时居然比西门子出价高3%,这让他很意外。

                          究竟是什么“吃”掉了中国高端制造的价格优势?

                          通过与西门子各项成本逐一对比,张传卫发现,自己企业的资金成本是年利率6%,西门子却不到1%;综合税高出2%~2.5%;关税方面,因为没有被欧盟认定为免税,进口税自己又增加了至少9%的成本,再加上运费和保险成本等,使得原本有价格优势的明阳,败给了西门子。

                          明阳是广东省最大的工作母机企业和先进装备制造产业的领军企业,张传卫代表坦言,高端制造业的研发资金投入大、见效慢,想要和国际大品牌竞争,实现中国低端制造向高端制造转型,就需要国家在各方面给高端制造业减负、鼓励。

                          张传卫代表举例说,以科研投入为例,一个新产品从研发到出样机,最后到首台运行,明阳要投入3.2亿元的研发资金,“这才只是一个产品”。2016年,明阳全年的产品研发投入13.3亿元左右,占年营销额不到4.5%。对比德国西门子,其2015年的研发投入占营销额5.9%,最近两年又持续增加研发投入,预计2017年总额增至50亿欧元。

                          “怎么追啊?”对此,张传卫代表说,制造业毛利率低,有的企业几乎将所有毛利率都投入了研发,但无奈总量太低。他建议,针对高端制造业的研发费用,国家实行直接抵税政策,在创新驱动发展中,为创新减负的力度再大一点、直接一点。


                      文章转自“http://www.mt.hc360.com2017年03月09日17:20 来源:中国机床商务网”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315-3858999
                      0315-3178508
                      0315-7820388
                      - 客户咨询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产品销售:0315-3858999 3178508 7820388 技术咨询:13231539855